Q1,“宁王”利润暴跌

发布日期:2022-05-12 10:27    点击次数:200

“预期净利50亿,终了不足15亿?”

如此这般的质疑声,在今日收盘后的宁德时代股吧里,不绝于耳。而故事的主角依旧还是“宁王”,只不过与曾经的赞誉声相比,此时刚刚发布Q1财报的宁德时代,却成为了“墙倒众人推”的对象。

五一假期前夕,因某种“不可抗力”推迟了2天的宁德时代Q1财报,终于摆在了人们面前。根据财报显示,宁德时代Q1季度营业总收入486.78亿元,同比上升153.97%;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4.93亿元,不及预期,同比下降23.62%。

毫无疑问,不足15亿元的净利润,对于体量巨大的宁德时代来说,属实有些难看。尽管总营收依旧是强劲增长,但净利润的下降,也很容易被解读为:宁德时代不及以前那般挣钱了。

从金融市场的角度出发,新能源的概念已经被来回翻炒,缺少新意;Q1季度财报又暴露出成本难控、盈利效应不再的问题,这样的宁王,显然会令很多投资者失去信心。

再看产业界,各大车企纷纷寻找电池二供、三供的小心思已经不再遮掩,特斯拉的4680电池也开始陆续排产,再加上各种友商的奋起直追、围追堵截,此时的宁德时代,说是四面楚歌也不为过。

而且尤为值得一提的是,大环境变化所带来的危机才是最致命的打击。不难发现,大部分新能源车企们已经通过抬高车价,来分摊掉飙涨的电池成本;像宁德时代这样的动力电池企业,也必不可少的做出了调价动作,以转移多出来的成本溢价。

或许会有人问,宁德时代不是已经调高了自己的电池价格,怎么还会受到如此大的影响?最直接的原因,可能会是上游原材料涨价太多、调价不及时、生意不好做……

据了解,目前国内电池级碳酸锂市场均价在47万元/吨~49万元/吨左右,虽然已经跌破50万元/吨的高价,但是与1月初的价格相比,依旧是上涨了30%~40%。

再加上“妖镍”事件的叠加效应,有些措手不及的宁德时代,很难将所有的成本溢出传递到下游车企,也只好硬生生地吃下这一记闷亏,慢慢找补。作为佐证,宁德时代在Q1财报中也反复言明了这一点。

根据相关内容显示,与去年同期相比,宁德时代今年Q1季度的营业成本上升了198.66%,除了销售增长的原因之外,部分上游材料价格快速上涨造成的成本增加则是利润下降的“元凶”之一。

困难是暂时的,原材料价格也终有回归理性的那一天。关于未来,宁德时代当然不会坐以待毙,所以如果回过头看整个Q1季度,宁德时代频繁的“自救”动作,也说明了很多。

2022年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期间,宁德时代首席科学家吴凯披露了CTP 3.0技术(麒麟电池),号称比特斯拉的4680系统提升13%的性能。

出海战略两面开花,德国图林根州的首个海外工厂正式获得电芯生产许可,产能达到8GWh;对印尼投资60亿美元的动力电池产业链项目开工,加速上游原材料以及海外的布局。

此外,宁德时代的换电业务也迎来新的增长点。先是在厦门正式落地快换站,随即便与爱驰汽车签订了换电战略合作协议,这种快节奏的打法,无疑是为了寻找新的增量市场。

这不,就在今天,坊间又传来了华为汽车BU智能车控总经理蔡建永加入宁德时代的消息。据了解,蔡建勇将会主要负责宁德时代CTC电池底盘一体化的业务,而这无疑也是宁德时代藏下来的一张王牌。

种种迹象表明,宁德时代已经做好了去打一场硬战的准备;但就宁德时代本身而言,友商群敌环伺、合作伙伴逃离、上游原材料成本难以控制,以及一言难尽的市值管理等,都将是宁王重回往日辉煌的绊脚石。

人们都说,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。或许“宁王”也迎来了这么一个考验期,只不过显而易见的是,类似的考验不止一个,并且才刚刚开始。

发布于:上海市分享链接WWZ


热点资讯

相关资讯



Powered by 中山尚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2013-2022 版权所有